1942年10歲的洪君彥在洪家花園

我和章含之從相知、相戀、相伴到離婚整整23年(1949至1973年),我與她的婚姻于“文革”期間破裂。
“文化大革命”的年代是瘋狂的年代,在這十年間有多少人蒙受不白之冤?有多少人顛沛流離?這十年也是我一生中最不幸、最災難深重的歲月,至今不堪回首。

1950年在北海公園划船

章含之寫文章、出書或接受訪問,凡提到她和我離婚那一段往事,總說是毛澤東主席叫她離婚的。
我當時一看便懵了,借毛主席的話說我們離婚的事,真是聞所未聞。
如此她就巧妙地把導致我們離婚的責任一股腦兒推給男方,並把自己在“文革”一開始就紅杏出牆的事實全掩蓋了。

1950年燕京大學

章不斷出書、上電視、出訪談錄,凡談到我們離婚,必然抬出毛主席,一再重複她定的調子。有時還說得更離譜,竭力渲染她是第一段婚姻的受害者。
更有甚者,還有人推波助瀾,以訛傳訛。故事愈編愈荒唐,極盡造謠、誹謗、醜化之能事。其目的不外是牟取名利,結果卻是把污水全往我身上潑,在我身上加踩幾腳。

1953年蘇州一遊

其實,與章含之離婚之後,我從不談論離婚的事,也不願談離婚的真正原因。
但章要美化自己,把自己裝扮成純潔無瑕的“簡•愛”式人物,強調章喬戀如初戀般純情,而章喬的結合更是千載難逢的曠世奇緣。
我在章所散佈的輿論籠罩下,心裡感到很委屈,無法釋懷。

1956年洪君彥同章含之在北京頤和園

談到我的離婚,不能不提及1966年開始的“文化大革命”這場浩劫。
我的家變是在“文革”中發生的。由於我在“文革”中身受政治迫害和家變的雙重磨難,所以印象特別深刻、恐怖,至今心有餘悸。

1957年在章家舉行婚禮招待新娘同學

自從我被剃了陰陽頭後,我一直不敢脫帽子。
那天章含之坐在沙發上,雙腳蹺在茶几上,用鄙夷的口氣對我說:“你看你這個死樣子,你還有臉回來啊!現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我要是你,跳到北海死了算了。”
說話時都沒用正眼看我。我當時大為震驚,心想:你明明知道我蒙受不白之冤,是無辜的,你不僅沒有一句安慰的話,卻用惡言惡語來挖苦我。這個女人心真狠!

1957年婚後在北京大學校園

因為她的態度與老人和女兒相比,太反常了。當時家裡老的小的都同情我的處境,而與我相知十七載的妻子竟然如此冷酷如此絕情,怎能叫我不寒心!
由於當時我的處境岌岌可危,只能默默忍受一切屈辱,把苦水往肚裡咽。不過,那時我已朦朧感到:章含之對我的態度變了。

1957年北海公園九龍壁前留影

在上海,章與張某幾乎天天在一起。那時大姐看到章與張某眉來眼去,出雙入對玩得歡天喜地,而把我完全置於腦後,想到我隻身在北大挨鬥受罪,大姐不知掉了多少眼淚。
當時我外甥見章與張某上街時拉著摟著的親昵樣,感到十分詫異,用好奇的口吻問舅媽。章卻說:“我們外語學院出來的人都是這樣的,都很洋派。”

1959年7月洪君彥攜眷省親闔家歡

大姐與大姐夫發現章與張某在她家臥室發生不軌行為,並掌握了確鑿證據。大姐當時真是心如刀割,大哭了一場。
她認為:弟弟在受苦受難,而弟媳卻在跟一個有婦之夫行歡作樂,實在有違夫妻之道。
等清醒後,大姐反復思量含淚說:“這件事千萬不能讓君彥知道。”

1961年妞妞出生後一家三口

1957年我們結婚時已不流行拍婚紗照了。但她堅持要披婚紗,說結婚是人生大事,應該按自己心意好好打扮,我就依了她。過去,這幾幅結婚照是我倆美滿婚姻的見證,我們曾經珍之惜之。而她現在卻把我的一半剪下來扔掉了,棄之如敝屣,究竟是怎麼回事?

1961年一家三口

一次偶然的機會,我翻出章的手提包,赫然發現她的皮夾裡夾了一幀張某(張中載)的照片。此外,手提包裡還有安全套。
我和她自“文革”後根本沒有夫妻生活了,這安全套說明什麼問題?發現這兩樣東西後,我憤怒極了。
我當場要她把事情說清楚,她一時慌了手腳,不知所措。開始她一味抵賴、否認,可是在物證面前無言以答。

爸爸馱著兩歲的妞妞於史家胡同

我當時憤怒到極點,簡直要瘋了。我說:“我要找張某人問清楚,你和他究竟是什麼關係?”
我當時已憤怒得不顧一切了。不顧我尚在受監督,也不顧我擅自離校會遭紅衛兵一頓毒打。我真會跑到外語學院找張某人理論。
在慌亂間章突然下跪認錯,表示悔改,並喃喃自語地說了一句:“我愈來愈像我的媽媽(指她生母)了。”

1970年在江西鯉魚洲五七幹校

我憤怒過後冷靜下來,理智地考慮到:我和她結婚已十年,女兒也六歲了。只要她真能與張某了斷關係,我再不會提起這件不愉快的事。我會和她和睦相處,給女兒一個溫暖的家。

1973年洪晃出國前與爸爸合影

“文革”開始後我的婚姻、我的家庭已經完了。雖未離婚,實際上我已經是孤身一人。章的不忠徹底粉碎了我的戀愛觀,也改變了我的人生觀。
我想:妻子已經嫌棄我了,如今既然有人傾心於我,對我好,給予我莫大的精神慰藉,為什麼要拒絕?出於這種心態我接受了這位女教師,犯下了婚外情的錯誤。

洪君彥和洪晃

事情傳到章的耳中,她氣衝衝地責問我,說我丟了她的臉,跟我吵架。
我理直氣壯地說:“是啊,現在我和你一樣也有了外遇。不過你做在先,我做在後;你做的是暗的,我做的是明的。咱們扯平了,誰也不欠誰。”
說得她啞口無言。從此,我的家庭便徹底破裂了,再無挽回的餘地。

, ,
創作者介紹

男女情感事件簿

bigdo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