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覺得原來他比想像中愛我

一入冬,我便總是手腳冰涼,他晚上的習慣性動作便是把我的手放到他的腋窩下,整個人像個肉團一樣被他摟在懷裡。
怕冰到他,我便會趁他不注意再悄悄地抽出來。他發覺了,每次都是再霸道地夾緊,不容拒絕的力氣和溫暖。
那一刻我會覺得,原來他比想像中愛我。

我仍然覺得他比想像中愛我

無論是日子艱難的最初還是稍稍寬裕的現在,我喜歡的東西,他都是想了辦法買給我,從來沒有一次不捨得。
其實用錢衡量這樣的感情很俗,但是很真實。我把這個感慨向身邊的男人大發了一通,對方直視著我的眼睛,說:「你又想要什麼了,直說吧。」
這一刻我仍然覺得,原來他比想像中愛我。

父親和王姨的相識充滿神秘

張成明白,只要他向法院提起訴訟,就意味著王秀珠從這場無效的婚姻裡得不到任何遺產,她將淨身回到天津楊柳青鎮。這對於一個糊塗的年邁老人而言,是不是太殘忍了?可是父親在世時,一家人也對得起她了。不是進入這個家庭,她怎麼能出入坐小轎車?怎麼能有保姆照顧?怎麼能氣定神閑地侍花弄草?而她對這個家庭並沒有付出過什麼。

父親的情感軌跡

大陸經濟學家張宏馳在夫人馮華去世後,竟從天津鄉下領回來一個老態龍鍾的文盲老太太,讓她成為繼室。這令他的兒子張成和張敢百思不得其解。
2009年11月,張宏馳辭世,千萬財產要分給繼母一大半,兒子張成萬分不滿和不甘。在企圖阻止繼母繼承遺產的過程中,他追尋著父親的情感軌跡,經過層層剝繭抽絲,他發現了父親和繼母的一連串秘密……

獨自咽下委屈的淚水

1947年,王秀珠和王佩娥去大學看望張宏馳。張宏馳暴跳如雷:“誰讓你們來的!”王秀珠只好拉著王佩娥快步離開。
王佩娥天真地問:“為什麼姐夫不高興?”
姐姐回答說:“讀書的時候是不准結婚的,他怕同學知道。”
王佩娥信以為真,直到幾十年後她才知道,當時的學堂並沒有這樣一條規定。
在那個烈日炎炎的中午,王秀珠獨自咽下委屈,絲毫沒讓妹妹發現端倪……

相簿封面

一段刻骨銘心的戀情讓我遺澸終身。

她對我說她喜歡我

新年的那天,班上聯歡。喝了點酒的真純秀美請我跳舞。昏暗的燈光下,靡靡的音樂中,她用生硬的漢語對我說,她喜歡我。
我的心,像只被獵人追逐的小鹿,亂竄。

愛上迷人的少婦

蘇怡就開始在我的生活裡扮演起了情人、妻子、姐姐甚至母親的角色。
一次週末,蘇怡讓我陪她一起去商店買東西。路上,蘇怡碰到了一個熟悉的女人。只見那個女人十分誇張地大叫著:哎呀!這不是蘇妹妹嗎?怎麼幾天不見,就又變得漂亮多啦。你的氣色好好呦,怎麼保養的,快說。
我發現,好比一塊久旱無雨的大地,幾場春雨過後,終於長出醉人的綠色,蘇怡比幾個月前水靈鮮嫩滋潤多了,就像是一個剛剛結了婚的少婦,周身散發著撩人的風情。

我決心追回她

蘇怡去了美國,和她丈夫團聚了。
人,就是賤,有的時候不珍惜,失去是才倍感可貴。
蘇怡走後的最初那段曰子,我開始想她想的要命,我的夢中常常會出現她的身影。
我發誓大學畢業後,我一定要去美國找她。於是,我開始惡補英語。

放縱入花叢

愛也愛過,痛也痛過,苦也苦過,死也死過。
剛剛二十歲出頭的的我,就已看破紅塵。畢業分配到北京一家通訊社後,我很快就策馬挺槍,又一頭沖進了女人堆兒。
不為愛,也沒有愛,只為那床上的鳥鳴鶯啼,虎嘯龍吟。

她只是我情愛中的小插曲

我倆搭乘公車,進了市區。我們走訪了幾個街道居委會,還有幾家商店,學校、機關,詳細詢問了D市全面住房制度改革啟動後他們經濟上乃至心理上的承受能力,從他們的言談中,我們準確的掌握了這場改革對當時整個D市社會帶來的震動和影響。
我們倆一直轉悠到晚上人們下班,才隨便找了家小餐館坐下來。等到吃完結帳時,馮蘭說這頓便宜,她請,等貴的時候我請。我呵呵一樂也就沒有和她爭。

和她曾經有一段感情

一個月後,馮蘭離開了北京,去了她們報社駐廣州記者站做代理站長。
我知道馮蘭此舉完全是為了躲避我。其間,我去廣州和深圳採訪時,和她見過幾面,但是,她除了陪我吃吃飯外,一次也沒有和我再上過床。
她請我原諒她晚上不能陪我,因為她感覺那樣做太對不起雅男了。我沒有勉強她。
半年後,馮蘭就草草地和一個大學時曾追過她的在深圳工作的同班男生結婚了。一年後,馮蘭懷孕六個月小產,出院不久,就和她丈夫離婚了,以後就一直沒有再嫁,至今依然孤單一人。
我又害了一個可憐的女人。

有一個女孩愛我至深

不等我介紹,蕭文自己就放下手裡的提包,快步迎過去和走上前來的我的老爹老娘問好。
她一口一個爹一口一個娘,叫的那個親,叫的那個甜,就像我爹我娘是她的親生父母一樣。
這樣美麗、善良、賢淑、死心塌地一門心思要跟你的女人上哪裡還能找得到?
那個晚上,蕭文她終於成了我的女人。

我要開始過真正的生活

回身打開燈,拿起雅男她們母子的照片,我最後一次久久端詳,最後一次輕輕吻過,便黯然地把她們放進了白天特意買來的一個紫檀木盒中。連同雅男寫給馮蘭的那封信,用紅絨布包好,和上蓋兒,鎖進書房寫字臺的抽屜裡。
因為自私懦弱苟且偷生的我,要開始努力強迫自己去忘掉她們,忘掉過去,忘掉曾經歷過的所有痛苦和不幸。只有這樣,我才能和蕭文開始過真正的生活。

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離我而去

雅男的頭也緊緊地貼在了我的胸前。我感覺到我懷裡曾經鮮活無比的雅男竟是如此地枯萎衰弱。
我多想把我的生命我的活力融進雅男她病弱的身軀,重新還給她一個恬靜安逸的生活。可是我做不到,也沒有人能夠幫助我做到。
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她最終永遠地離我而去。

,
創作者介紹

男女情感事件簿

bigdo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