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外遇原來是我

三個月後的晚上,我正打算上床睡覺時,一個不小心,竟然踢到了床角,腳趾血流不止。看著睡得正熟的馬克,我不忍叫醒他,於是自己一個人走到了巷口的便利商店,向小石買了OK繃。
回到家門口時,我赫然發現家裡我的手機正響著,我趕緊衝進門接了電話,發現竟然是小石打來的。
「婉娟姐,那個很醜的女人又出現了,她買了OK繃之後,我看見她走進了馬克家……」
要死了,我不過就是卸完妝出門,有差這麼多嗎?……

勝過親生

上學時,班上有幾個調皮的男同學罵我「 野種 」,我哭著回家,告訴哲野。
第二天哲野特意接我放學,小男生一見高大魁梧的哲野,都不敢出聲。
哲野冷笑:下次誰再這麼說,讓我聽見的話,我揍扁他!有人嘀咕,她又不是你生的,就是野種。
哲野牽著我的手回頭笑:可是我比親生女兒還寶貝她。

我倆相依

我們一直相依為命。哲野把一切都處理得很好,包括讓我順利健康的度過青春期。
我考上大學後,因學校離家很遠,就住校,周末才回家。
哲野有時會問我:有男朋友了嗎?我總是笑笑不出聲。學校裏倒是有幾個還算出色的男生總喜歡圍著我轉,但我一個也看不順眼。

他也愛我

哲野是第二年的春天走的。臨終,他握著我的手說:「 本來想把你親手交到一個好男孩手裏,看著他幫你戴上戒指才走的,來不及了。」
我微笑。在書房整理雜物的時候,我在櫃子角落裏發現一個滿是灰塵的陶罐,很古樸趣致,我拿出來,洗乾淨,呆了,那上面什麼裝飾也沒有,只有四句顏體: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時,日日與君好。」
到這時,我的淚,才肆無忌憚的洶湧而下 ………

跟他做愛是在交往後一個禮拜

那天我住在他家裡,整個晚上,他三番兩次要求要做愛。
起初我都拒絕,因為我很害怕;雖然之前幾次的感情失敗,讓我的貞操觀開始動搖,懷疑是不是一定要有性愛才能換取愛情;
但是將自己的身體完全奉獻給一個才交往了一個星期的人,似乎有點冒險。

獻上我的初夜

那個晚上,我迷迷糊糊中不斷在思索是否堅持“最後底線”。
終於,在自己意志力最為薄弱的時候,他再一次向我採取攻勢,而我卻一點反抗的意思也沒有,就“任他擺佈”而獻上我的初夜。

我們之間除了性沒有愛

我們得到的不是真的“愛”,而只是一種“愛的影子”,好像是一種模仿愛的感覺,但卻沒有真正得到愛。試問一種只有身體親密,卻沒有心靈交流的關係如何長久?三年後我們終於分手了。
到現在,我都沒有後悔跟他分手,雖然那時我們已論及婚嫁了,但我很清楚我們之間的關係,除了「性」,就沒有別的“親密關係”。

從此不敢愛

在往後的日子裡,我一次又一次與感情擦身而過。
原本意氣風發的自己,卻對愛情毫無把握;
若他知道我的過去,他會真愛我嗎?
他會真心愛我嗎?還是跟以前的男人一樣,只是想佔有我的身體?
這是我常常不敢愛的原因。

婚姻早已名存實亡

婚後,我們和父母住在了一起。一年之後,我們有了孩子。可爭吵的情況卻沒有好轉,反而愈演愈烈,幾乎是“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而只要吵得厲害了,妻子便三天兩頭鬧著回娘家。
本就顯得淡然的愛,在頻繁的吵鬧中顯得更為蒼白和無力,我也漸漸感到了疲乏。

情愫在我與她之間悄然滋長

辛琳是QQ上的一個好友,我和她聊天的時間並不太多,可她不同於網上其他女生的浮華,她對事物總有著自己的思想和見地,這也讓我心中對她有一份好奇和好感。
之後,偶爾在節日之時,我會給她發去短信問候。沒有過多的聯繫和交流,她卻在不知不覺中成為我很親近的朋友。

我們仍然像以前一樣彼此曖昧

“其實我有了家庭,而且還有一個兒子。”和她閒聊了一會兒,我開了口。
“我早就知道了,只是沒追問。”她對我笑了笑,好像並不在意。
“那你覺得我們以後還有必要在一起嗎?”我有些驚訝於她的反應,試探著問了一句。
“一切順其自然就好,沒什麼必要專門考慮的。”她輕鬆地回答。

難以割捨的感情

在辛琳的面前,我可以毫無保留地宣洩自己的情感。而這一切,她只是陪在我身邊安靜地聽著,她用無私的愛容納著我的所有,讓我在壓抑和疲憊之中,還有一方心靈的安居之地。
面對我的無能為力,辛琳從未對我提出過任何要求,可正是因為這樣,卻更讓我覺得有所虧欠。

當妻子有了情人

妻忽然對我說:“我想搬出去住。”我說:“這些天你睡大房間,我睡書房,誰也沒犯著誰呀,幹嗎要搬出去呢?”妻說:“我就是不想看見你。”
我知道,這一定是我那位情敵出的餿主意,如果他此刻站在我面前,我一定送給他聚我畢生內力的一拳,我們彼此都在通過我的妻子給對方施加壓力。

梅花戰勝玫瑰

有一天,我邀妻一起去梅花山 看梅,妻欣然應允,因為湊巧是陰天,賞梅的人很少,這正合我的心意。我拉著妻的手,在清香中飄忽而行。我哄妻說:“你知道嗎?在前些天,我常常一個人跑到梅花山 來。”妻問:“為什麼?”我說:“因為我一看到梅花,就會想起甜美的日子,我想,你是那樣一位崇尚自然的女孩,你的美麗應該如梅花,而不是……”妻追問:“不是什麼?”我終於說出:“不是玫瑰。”妻捏了一下我的腰:“你吃醋!”我被捏得渾身舒坦,說:“現在不了。”後來玫瑰前門進來後門就被扔了,梅花卻被我做成了一個個標本,芬芳著屋子的每個角落。

我一個人睡,嫌冷

3個月的期限很快到了,我踱到妻的床前,問:“你打算什麼時候辦離婚手續?”妻卻回答得風馬牛不相及:“我一個人睡,嫌冷。”
我笑了,我在笑容中堅信:以後的歲月裡,我會做妻子唯一的丈夫和情人。

, ,
創作者介紹

男女情感事件簿

bigdo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