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戀情人變成一個豺狼

她的初戀情人晚上給她打電話邀她到賓館約會。她接到那個電話後,幾乎興奮的換遍了家中所有的衣服。匆忙的將女兒撇給姥姥去賓館約會情郎。
初戀,大概是所有女人心中永不能忘記的一份美好的記憶。不過,一世一直有句俗話叫做自古多情空遺恨,好夢最易醒。那天,等到曉嵐溫情眷眷在情郎懷中一覺醒來時,方知昔日的初戀情人竟變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豺狼。

妻子和她乾爹有曖昧

有一天,我特意提前回家,發現徐雲坐在老賈的臥室裡,跟他一邊聊天一邊看電視,徐雲身上穿的還是睡衣。我氣不打一處來,把她喊回房間,問她為什麼不換衣服。徐雲很肯定地說,她只是把他當父親,女兒在父親面前穿著睡衣有什麼要緊。
之後,只要我有一絲懷疑,徐雲就拿父女關係來堵我的嘴。

錯得離譜卻理直氣壯

一天,徐雲說了實話。她怯怯地要我保證,聽完後不許打她。她說,她真的和老賈有了肌膚之親,老賈許諾會和她結婚。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當徐雲親口證實給我時,我還是猶如五雷轟頂,大腦瞬間空白。為什麼?徐雲為什麼要背叛我?為什麼要跟一個比她父親年紀還大的男人幹這種勾當?

追求高品質讓我有了婚外性

夢裡的場面一定是誇張的,但那份驚慌卻是真實的,恐懼爬滿了我的全身,而這恐懼,來源於三個字——婚外性。不是老公的,而是我的。聽起來不可思議,我一方面深深地害怕失去老公,一方面卻忍不住去找婚外性,我覺得我骨子裡就是一個分裂的女人。

女人就不該有高品質的性?

我第一次找性夥伴,是2004年。起初,是一位閨中密友打電話請我幫忙,說讓我到她家去跟她老公說,前一晚她住在我家。她幹什麼去了我心知肚明,但我還是幫了她這個忙。我煞有介事地編造了一個故事,她老公信了。
事後女友請我喝茶,我一開始勸她來著,我說她老公人不錯,以後別玩火了,沒想到她哈哈一笑,反問我和老公一個晚上有幾次高潮,聽得我瞠目結舌。

當婚姻無法再給我滿足

我找到了第一個婚外性對象,他是我們公司的同事,一個帥氣穩重的未婚男子。那晚加班,辦公室只剩下我倆了,我邀他去吃夜宵,喝了點酒,他把我送回家,我讓他上樓來,老公那天在醫院做通宵手術……
我與他一番親熱後,初次偷食,自我感覺良好,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刺激。又怕留下手尾,趕緊打掃“戰場”,還噴了空氣清新劑。我邊清理房間,邊自我解脫:逢場作戲,不算對不起老公的。

偷情人生欲罷不能

時間一久,我發現,那種虛擬的感覺無法替代真實的相擁,所以,當一個叫“風之痕”的網友與我見面幾次之後,我終於沒能抵禦住那份誘惑。在欲望和良心之間,我選擇了前者。
一切都如以前的翻版,所不同的是,風之痕沒有像我以前認識的那些男人一樣,在事後吹噓,而是在我走進旅館的時候,他就點起一支煙,冷靜地告訴我:“我不管你結婚沒有,也不問你的來歷,希望我們明白成年人的遊戲規則,你能接受嗎?”他看我的眼光就像一次談判,哪裡像是要進行一次親熱。我忽然覺得胸口堵得慌,接下來的整個過程,我感覺索然無味。

我被打上人盡可夫的標籤

我無比傷心,卻又不得不面對,也許他們只是說出了我一直回避卻真實存在的——我的所作所為已經在他們眼裡打上了“人盡可夫”的標籤……我問自己,不是不在乎嗎,不是無所謂嗎,不是只想要單純的身體快樂嗎?為什麼我會憤怒,我會失落?

妻子出軌的經過

終於,芳芳交代跟阿濤有過性關係,不過只有一次。得到答案後,我氣憤極了,逼著她說出事情發生的經過。
在我的逼迫下,芳芳把細節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我。那是一個夏天,阿濤過來玩,我不在家。他對芳芳說,逸在外面花心玩女人,又誇芳芳是如何的美麗。接著,他就動手動腳起來,芳芳起初不願意,後來也許是寂寞太久了的緣故,也就發生了那種關係。

我恨她背叛我

我不怪芳芳,只恨阿濤,如果不是他,芳芳也不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我的家庭也不會有裂痕了。家庭對我很重要,我愛妻子,愛孩子,可他卻傷害甚至可以說是毀了我的家庭幸福。
可是從那以後,我就是想對芳芳好也很難了,總認為她不純潔了,對她的情感再也回不到從前了。曾經她在我心裡是那麼完美,那麼好,雖然她與阿濤所發生的一切不是出自她的意願,但她都是背叛了我。

出軌劇情

在出軌這部電影裡頭,李察吉爾飾演的角色,是一個盡職、個性一板一眼而又老實拘謹的丈夫。提供妻子一個樸實安逸的家庭。但是,他竟然還是遭到只是簡單隨意對妻子施予援手的第三者奧立佛(法國書商)侵入其生活當中。在發現妻子因尋求短暫刺激的出軌行為,而意外遭奪去一段原本健全的家庭生活時,其情緒的轉折無奈與掙扎痛楚、自責,讓底下的觀眾為之動容。儘管最後因黛安的覺醒獲得最終的答案,卻已經來不及而付出難以預料且極為昂貴的代價。

老婆有外遇

在這時候,他與她交往中得知了,主動拿出了錢給她補上了,她很感激他,交往的就頻繁了。最終在他的進攻下,進入了男女關係,本來她想把錢還給他後就再也不來往的。可他的溫柔讓她陷了進去。每天都在與她聯繫,讓她割舍不了,她每天都在自責中生活。

我老婆的漂亮賢慧

說我老婆是天仙美人不敢當,但我老婆的漂亮賢慧卻是有目共睹的。
結婚十多年,我和老婆卿雲一直是許多朋友羡慕的神仙眷侶,我愛老婆,她也愛我,唯一的遺憾是,我的工作性質決定了我大多數時間在外地做專案,回濟南陪老婆孩子的時間總是太少太少。

無法遏制的憤怒

7月最熱的那幾天,我一個人關在外地租來的屋子裡淚流滿面,一個是我深愛的媳婦,一個是我最好的朋友,他們卻在我背後深深地捅了我一刀,這種痛是痛在骨頭裡,讓人幾乎要發瘋!
我不顧一切又跑回了濟南,在第一時間找到了正在上班的卿雲,她辦公室裡的同事從來沒見過我那樣失控,一個個瞠目結舌!

背叛能原諒嗎

為了不讓事態擴大,影響卿雲的名聲,我讓卿雲隨我一起去外地呆一段時間,卿雲堅決不去,而且一句解釋的話也沒有,我的情緒又有些波動,我說:“就算是我錯了,你一定要以折磨你自己來折磨我嗎?”
卿雲還是不說話,只是對著窗外的知了叫聲出神。最後還是我一個人去了外地,但心卻留在了濟南。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男女情感事件簿

bigdocto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